您的位置:

首页> 经验故事> 无敌幸运星之强姦

无敌幸运星之强姦
杨华替齐雨滢和王若惜添置新内衣时获得参加了抽奖游戏的机会,并且意外抽中双人四日三夜的豪华邮轮旅游奖,杨华见获得奖品,但只可以两人同行,所以,他便再补了一些钱变成可以与齐雨滢和王若惜同行,他们就这样在复活节期间出海旅游

出发当天杨华、齐雨滢和王若惜到达码头时,齐雨滢和王若惜见到是一艘有十层楼高的邮轮,她们便欢天喜地的跑上船,而杨华就像「苦力」般一人独自拿着三人的行装上船,他在登记大堂内留意到船上有各式各样的娱乐设施,包括赌场、戏院、健身中心、泳池、餐厅、酒吧、DISCO等……但最吸引人的是船上还有一间无上装酒吧。

当登记手续完毕后,杨华、齐雨滢和王若惜便迫不及待的去看他们的房间,他们开门一看,房间虽然不是十分大,只有两张双人床,浴室里却有个特大的双人浴缸,其余的也应有尽有,但最吸引他们的是房内有一个小露台,可以观看沿途的海上风光。

当安顿好一切后,杨华向齐雨滢和王若惜说:「妳们帮我一把将两张双人床推在一起。」

齐雨滢和王若惜也不明白杨华的企图,但也是照他的意思合三人之力将两张双人床推在一起,王若惜说:「为什幺要将两张双人床推在一起?」

杨华跳上床上,并将齐雨滢和王若惜一拉,她们便跌在杨华身旁,杨华说:「这样我们在床上怎样动也不怕会跌下床!」

齐雨滢便伏在杨华身上说:「坏老公!我今晚便将你踢下床!」

杨华向王若惜说:「妳会不会踢我下床?」

王若惜坐起身来说:「我不会你踢下床,因为我要你睡地板,我和雨滢便可独佔这幺大的床,不用像平常那样,给你压着!」

杨华说:「妳真的会这样对我!」

王若惜回头看他一眼说:「那就看你对我怎样?」

杨华轻轻将身上的齐雨滢一推,再将王若惜一拉令她倒在他的身上,说:「妳来压着我这样如何?」

齐雨滢在旁便说:「若惜!今晚不要他睡在地板,要他睡在露台,我们便可以安睡。」

杨华听后便说:「我也该睡露台!」说后他的十指便在她们的腋下搔着,齐雨滢和王若惜「噗」的笑出来,杨华还连连的搔着,她们东闪西躲,笑得浑身软绵绵,杨华更在她们身上到处乱摸,齐雨滢和王若惜终于全身酸软躺在床上,脸红的像熟透的苹果,杨华说:「我今晚睡在露台好吗?」

齐雨滢忙摇手求饶说:「不要了!」

王若惜生气的说:「不和你玩!老是欺负人家。」

杨华将王若惜的双手像「大」字般按于床上,令她动弹不得,杨华说:「妳真是生气吗?」但王若惜没有答他反而望向另一边,杨华只看见王若惜雪白粉颈,再往下望时就见到她的胸部随着呼吸而起伏,他便装出无赖的样子压在王若惜身上,在她的耳壳一边轻咬一边说:「妳不要生气?」再沿着她的耳壳轻吻至粉颈。

王若惜不其然轻叫「啊」的一声,但还是没有理他,杨华放开了她的双手,两手便轻按在王若惜的乳房上,再温柔的握着,手指更隔着衣服去挑弄她的乳头,王若惜抗拒不了生理上的反应「嗯」的一声轻轻的哼起来。

杨华知道王若惜的生理反应,慢慢的将王若惜抱紧起来,再一次吻她的唇,他的动作很温柔的将舌头度过她的嘴里,王若惜不由自主的和他缠绵起来,杨华将王若惜吻得气息紊乱,一双乳房更在他的手上不停地揉捏着,王若惜「唔唔」的抗议着,

终于王若惜用力的将他的脸推开,说:「坏老公!不要再来,人家不生气。」双手又围上他脖子,在他的脸上轻吻了一下。

在旁的齐雨滢说:「你们调情完了吗?」

杨华和王若惜才醒起齐雨滢在旁,杨华轻轻一拉将齐雨滢拉到身前,说:「妳吃醋吗?」

齐雨滢双手围上杨华脖子,便主动吻上他的嘴唇,杨华也一手按在她的左乳上揉着,齐雨滢也伸出香舌回应,终于,他们喘着气分开嘴来,齐雨滢用手掌手背轻拂着杨华的脸颊,说:「坏老公!」

杨华也站起来伸手牵着齐雨滢和王若惜一起下到小露台,说:「我感觉很舒服,妳们在这里陪我一会看看沿途的海景,当船驶出港口后,我们才到船上观光好吗?」

齐雨滢说:「难得你不毛手毛脚,我一定答应。」

王若惜说:「但老公你要答应我,你不可以偷偷的走去无上装酒吧。」

这个条件也是合理,但杨华就十分想去无上装酒吧见识,想了一想后便说:「我怎会去那里,我回房后只要求求妳们,妳们多会答应,让我欣赏妳们的娇躯。」

王若惜和齐雨滢异口同声说:「你当我们是什幺人!」

杨华双手将她们的纤腰一揽,说:「当然是我的可爱娇妻,理所当然妳们的娇躯,也只準我欣赏和抚摸。」当他说完最后一句话后,他的双手也同时进佔了王若惜和齐雨滢的乳房。

王若惜和齐雨滢「呀」的一声,在他的手背上打了一下,便靠在他的肩上,任他握着她们的乳房,他们就这样欣赏沿途的蓝天碧海景色,当然少不了一番的情话,一时间这小小的露台充满一片温馨,直至邮轮驶出大海,才开始享受船上的节目。

这艘邮轮娱乐设备齐全有如一座流动酒店,时光的流逝中他们就在船上享受了大半天的节目,他们差不多走遍了那些娱乐场所,但发现最多人光顾的是赌场,而他们也乘此机会也到赌场见识,当然也会碰碰运气,结果三人也获得微利。

直至晚上,他们一行三人享用完丰冨的自助晚餐后,王若惜就提议到DISCO玩,而杨华和齐雨滢也没异议,于是他们三人便到DISCO耍乐。

当他们到了这间DISCO后见里面面积不大,但环境、装修和音响一流,所以吸引了不少年青男女光顾,在这环境他们也涌到舞池随着强劲的节拍而起舞,跳了一会后杨华可能在晚饭的喝多了饮料,所以要到洗手间解决生理需要,当他从洗手间出来时,刚好与从女洗手间走出来的女生碰在一起,杨华看见这女生衣着性感(身上只有一套小得不能再小的舞衣),给人一种风骚入骨的感觉,那女子说:「先生!对不起!」

杨华说:「没什幺!」

那女子说:「我叫小曼,你来这里玩,有没有兴趣来我跳舞那间酒吧喝杯洒?」她的手便向前一指。

杨华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便明白她为何会穿得那幺性感,因为她所指便是那间无上装酒吧,亦明白无上装酒吧和DISCO的洗手间是共用的,所以才会被她撞上,杨华说:「不用了!」他说完便快步的走开,因为他怕王若惜和齐雨滢刚巧撞上便麻烦了。

当杨华走回DISCO时,迎面走来两名年青男子一边走一边说:「舞池那两女生穿得那幺清凉,还好像没有男友在身旁,今晚……」之后他便听不清楚了,因为他们的说话被强劲的音乐盖上。

杨华也没有理会继续走回DISCO,当他步入舞池时,见到数名年约二十多岁的的男子围着王若惜和齐雨滢跳舞,杨华见当他离开了她们一会便引来一班狂蜂浪蝶,为怕引起事端他便钻入人群中,拉着王若惜和齐雨滢到一旁说要回房休息,她们初时也不大愿意,但见杨华的举止好像很渴望离开,所以便答应他的要求。

但这里没有事发生,并不表示平安,当他们步出DISCO时,那间无上装酒吧亦同时走出一名女子,杨华望了她一眼便立即低头避开她的视綫,但已经迟了,那女子便是刚才和杨华碰在一起的跳舞员,她说:「这幺巧又碰到你,这幺快走!」王若惜和齐雨滢的面色顿时为之一变,当然是难看那种,之后两人便走开没有理会杨华。

杨华知道大事不妙便胡乱敷衍几句了事,他便立即追上王若惜和齐雨滢跟在后面,直到入房前并没有说一句话,入房后杨华才开口说:「妳们听我解释!」

齐雨滢说:「有什幺好说?我知道你偷偷去了那间酒吧,所以要我们早点离开,你怕我们知道真相。」

杨华这时有理也说不清,但他亦如实将刚才遇到的事一五一十向王若惜和齐雨滢说了一遍,杨华再说:「事实就是这样,我没有骗妳们。」

王若惜说:「我问你,但你要老实回答我,你有没有想过去那间酒吧?如果我準你去的话你会不会去?」

杨华说:「如果妳们许可我也想会去见识一下!」

王若惜生气的说:「你真是死性不改。」

齐雨滢说:「你喜欢去那地方便去吧,我再也不会阻止你。」

杨华这时才发觉祸从口出的道理,他不应该将心中的实话如实说出,他亦只好低声下气说:「两位大人!我知道不应有这想法,念在我真的没有犯错,我先罚自己今晚睡在露台反省。」

王若惜和齐雨滢听了杨华一番话后见他也不是犯了大错心里早已原谅他,但碍于面子难下故意为难他,又听他要睡在露台,虽然天气已稍暖下来,但晚上吹着整晚海风就算大罗金仙也难保不病倒,王若惜还口硬说:「见你有诚意改过,你不用睡露台,罚你今晚睡地板算了。」

杨华见总好过睡露台,同时也大约猜到王若惜和齐雨滢不再追究,所以也乐意接受。

各人梳洗后就寝,杨华独自一人睡在冷冷的地板上,经过辗转反侧好一会才能入睡,但不知过了多久他发觉全身被绑于椅上无法动弹,他的口更给胶布封上不能作声,房内灯火通明更看见多了两个身形粗大的男子。

其中一个秃头的男子淫淫的笑说:「醒了吗?见你可怜不能服待身旁的两位美女,我就和我的好兄弟免为其难代替你。」

他便和另一个染上金髮的男子把王若惜和齐雨滢从被子里拖了出来,染有金髮的男子更从裤袋内取了一些白色的药丸出来,并强行将那些药丸给王若惜和齐雨滢吞下,并说:「吃了这些我们会玩得更开心!」

过了一会,杨华见王若惜和齐雨滢脸上发红,嫩白的肌肤上现出一层薄薄的汗水,王若惜和齐雨滢更开始摸着自己的胸部神智开始迷糊,这时杨华也猜到那些白色的药丸应是催情药,但他只能尽量想办法脱身去解救王若惜和齐雨滢。

秃头的男子和金髮的男子将身上的衣物脱光后,将王若惜和齐雨滢的外衣脱去只剩下乳罩和内裤,金髮色狼嘿嘿笑着将他那只粗手扫过齐雨滢滑嫩嫩的大腿,往她内裤里伸了进去放肆地摸起她的美臀来。

「不要嘛,不要这样嘛……」齐雨滢身体挣扎了几下,却让他的手伸得更进去,「人家已经有男朋友,不能……嗯哼……」齐雨滢忽然说不下去,全身突然一软,之后「滋唧」一声,他的手指已挖到了齐雨滢的小穴里。

杨华又看到秃头色狼的左手已经伸进王若惜的内裤里,不停挤弄着,王若惜全身扭动着、挣扎着。

秃头色狼哈哈大笑,说:「小妹妹,妳看妳男友已经给我们製服了,现在不用装羞吧!」说完就把王若惜的乳罩肩带向两边拉下来,向下一翻,她一对美乳就这样直挺挺地露在两个色狼面前。

「不要……不要……」王若惜忙用手捂着一对美乳,却见到秃头色狼的左手在她裤子里用力摇动,弄得王若惜全身发颤,不久又是全身软绵绵的,这时秃头色狼朝她奶子吻上去,大嘴巴就含着王若惜的乳头,还用牙齿轻轻咬着。

金髮色狼这时也毫不费力地把齐雨滢的乳罩解下,她那一对美乳又是完全露了出来,还发抖晃动着,两颗小乳头开始有点泛红,更显得诱人。

王若惜和齐雨滢吃了那些催情药后不一会儿,她们便无力地倒在床上晃着,连她们的内裤被两个色狼脱下来也没有力气反抗。

金髮色狼说:「来,替她拍几张淫照,不然他们明天去报案就麻烦大了!」秃头色狼便从袋子里拿出一部数位相机。

金髮色狼说:「先拍她们全身,然后才逐个部位拍特写照!」

秃头色狼先把王若惜和齐雨滢全身赤条条的样子拍下来,然后拍她们的脸蛋,再拍她们的一对美乳,金髮色狼这时把她们逐一把两对美乳托起来,让两双宝贝被拍进镜头里。

齐雨滢又低声闷哼着说:「不要……求你们……」她虽然全身无力,但还是知道给别人拍下裸照。

但齐雨滢这种无力的求饶起不了甚幺作用,金髮色狼已经把她反过身来,给秃头色狼拍下她那两个圆圆嫩嫩的屁股;金髮色狼这时又把王若惜抱在怀里,然后把她双腿抬起来,弄得王若惜张着两腿,秃头色狼立即在她面前拍了一张照片,王若惜羞得低下头来,让长髮稍稍遮住她发红的双颊。

秃头色狼嘿嘿笑着对金髮色狼说:「把她那小穴剥开拍一张,好不好?」

金髮色狼哈哈大笑说:「当然好,」说完双手从王若惜大腿下伸过去,按在她的两片阴唇上,然后向两边分开。

王若惜哀叫起来说:「哦,好羞人……好羞人……不要……」但小穴已经给金髮色狼剥开,露出里面的鲜肉,连那小肉洞都能看见。

杨华看到王若惜和齐雨滢被两个色狼弄成这样非常难受,但全身无法动弹,内心有如刀割。

「唔呜……」齐雨滢突然发出可怜的声音,原来金髮色狼把他那粗大的龟头顶在齐雨滢的小穴口,又给秃头色狼拍了一张。

过了不久,齐雨滢发出令人蚀骨醉人的呻吟声,齐雨滢已经被金髮色狼弄上床,全身脱得光光的,给他压在床上狂干。

齐雨滢只能再发出哀求声说:「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受不了……」齐雨滢边发出可怜的哀求声,仰躺在床上,两腿给金髮色狼分开,用那粗大的肉棒狠狠地插着她的小穴。齐雨滢就像一个战败国完全没有防备地任由敌人进攻,大肉棒每一下插进去,都把她的淫水挤了出来流在床上。

这时秃头色狼也脱光光走到王若惜头这边,一手把王若惜两条小手臂握在手里,一手就在她的乳房上使劲搓捏,像在搓麵粉那样把她酥软的乳房捏得变形,后来秃头色狼把王若惜的头抱起来,她忙要躲开,却给他握着下巴,躲不过去,他的大肉棒就塞进王若惜的嘴巴里被他淫弄。

杨华看到王若惜和齐雨滢全身赤条条的任由色狼摆布,王若惜被拖去另一张床上,秃头色狼突然把王若惜的两条光滑修长的大腿抱起来,把大肉棒往她的小穴里直捅进去,还插到她小穴的最深处,把她干得「啊啊啊」惊叫起来。

杨华看着两个心爱的女友被姦淫了好一段时间后,她们两个已经全身无力,任由色狼摆布,那两个色狼还一边姦淫着王若惜和齐雨滢,一边欣赏她们的美色。

杨华看着王若惜无力地躺在床上,骑着她的秃头色狼,淫笑起来地粗暴地把王若惜的双腿拉开,整只大肉棒又再深深地插在她的小肉穴里,最使杨华心疼,他那对粗手粗野地挤压着王若惜的那对又圆又嫩又有弹性的乳房上,捏压得差一点变形了,王若惜这对诱人的乳房本来是属于他的,但现在却给这匹大色狼搓弄得不成体统。

……

金髮色狼的大鸡巴深深插入了齐雨滢的花瓣时,强烈电流般的感觉直冲向齐雨滢脑顶,使她发出哭泣般的悦耳叫床声,当金髮色狼的大鸡巴再次开始不断的猛烈抽插时,她几乎失去声音,红唇微张,下颌微微颤抖,从樱桃小嘴内不断分泌出来的唾液尽情地送往张琅的口内,同时齐雨滢也不由自主尽情吸着张琅的唾液,两人在下体交融的同时,嘴巴也缠绵在一起。

齐雨滢玉体产生了酥痒的感觉,这种新的感觉,在不断地加剧、不断漫延、不断扩展、以至全身的每一块肌肤,每一个部位都骚动起来,活跃起来,形成了一股巨大的热流直向下阴压去。

齐雨滢感到剧痛消失了,紧张的神经鬆弛了,全身的肌肤酥软了,体内的血液奔涌了,花心内由疼痛转为酥麻,由酥麻又转为骚热,接着便出现了刺痒的感觉。

齐雨滢只觉得说不出快感从自己的下体扩张到全身毛孔,说不出的舒服,说不出的好受。

她大声呻吟着:「啊……美啊……好人……人家好……美啊……」

而在此时,金髮色狼仍将那大鸡巴,在齐雨滢紧夹收缩的身体内抽插挺送着。

齐雨滢说:「呃嗯……你干死我了……」

杨华看到齐雨滢的床上,那染金髮的色狼让齐雨滢伏在床上,从她美臀后面干着她,她本来就是那种娇小型的女生,现在被这只色狼姦淫,那情形更加淫靡,她的小穴好像已经被药力影响,随着那色狼插着磨着淫水直流,还主动扭着纤腰配合他的姦淫,那色狼把她的纤腰按着不停摆动,粗腰不断向她两股间挤弄进去,那根大肉棒已经深深地插进她的小穴里,他剧烈的动作,还把齐雨滢的两个乳房也弄得晃动起来,而且频率越来越快。

这时杨华看到金髮的色狼屁股晃动得越来越快,把齐雨滢姦淫得张大着嘴巴,津液都流了出来,那根大肉棒在她美臀后面又深又重地操着她的小穴,她的小穴被干得翻来覆去,小穴里的淫水也被操得乱喷出来。那金髮的色狼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过了不久,就用力把大肉棒狠狠地插进齐雨滢的小穴里,就在她小穴里射精了,果然不久当他拖出软软长长的大肉棒时,浓浓的精液就从她小穴里冒了出来,齐雨滢被干得全身无力,这时就软软倒在床上。

……

杨华又回到王若惜身上,王若惜也被那秃头的色狼强姦着,每一下抽动他的大肉棒在她小穴里搅动时,都粗重有力,弄得她红着脸蛋,张着嘴巴,根据他的经验,王若惜被干成这个地步时,已经淫慾炽热,

王若惜被姦淫的情形,比较最淫蕩的AV女优还要淫蕩。那秃头的色狼对王若惜一点也不怜香惜玉,他一点也不疼惜会不会把她的小穴弄伤,每一下子都把大肉棒深深干进她的小穴里,还上下左右乱搅乱钻,那秃头的色狼伏下身去吸着王若惜的乳头,还把她的乳头咬得红通通的,屁股狠命一沉一沉地抽插着,他那根大肉棒一捅到底,每下都会插到王若惜的子宫里,那秃头的色狼还把她两个嫩白的美臀捧起来,摇着粗腰,把大肉棒在她的小穴里塞得满满。

王若惜竟然配合着他的姦淫,两条白嫩嫩的玉腿勾在那秃头色狼的大屁股上,杨华看到王若惜的小穴被那色狼身上粗长黑色的体毛颳着,王若惜还主动挺起小纤腰,把私处挺起来,让自己嫩嫩的小穴张开着,给那色狼一下又一下地把肉棒捅进嫩穴里,把她姦淫成这模样,他好像受到鼓励那样,也抱着王若惜,用胸肌去揉搓她那两个乳房,又挤又压的,然后还用他嘴去吻她的脖子、耳朵,王若惜被他亲得满脸通红,好像喝醉了酒,那色狼就用他的嘴来亲她的小嘴巴,王若惜张着嘴巴任由他那根大舌头挤进她嘴巴勾弄着,弄了一会儿,她已经受不了,就跟色狼亲嘴起来。

杨华看到那骑在王若惜身上的色狼,他屁股肌肉紧紧绷住,王若惜在他粗壮的身体底下扭着屁股,她也是被那个坏蛋的浓精灌满了小穴。王若惜的两条玉腿还勾在那家伙屁股上抖着,她是被浓精灌进去时也高潮了。

……

那边厢齐雨滢扭动起来,「哼嗯哼嗯」发出诱人的叫床声,齐雨滢好像幽幽转醒过来,最初还扭着纤腰配合着金髮色狼的淫弄,但慢慢就伸手推开他,嘴里微弱地发出:「唔……不要……你……不能……」

金髮色狼可没理齐雨滢的叫唤,他猛力把她压在床上,用嘴热情地亲着她的红唇,齐雨滢细嫩的小嘴巴被他吻得昏乱,缩在他怀里,任由他摆布準备接受再一姦淫,口里娇哼着:「放开我……唔……不能这样……」赤条条任由金髮色狼凌辱。

金髮色狼在齐雨滢雪白滑不留手的肌肤上抚摸着,又摸捏她的乳房又逗弄她的小穴,弄得齐雨滢娇喘连连,他的嘴巴从她粉颈上向下亲到她的乳房上,他就含着她的乳头用力吸着。

齐雨滢被金髮色狼这一弄,双颊越发绯红,媚眼如丝,小嘴抖动,金髮色狼也慾火高涨,齐雨滢见他那根大肉棒又压了下来,这次她没再反抗,催情药再使她也动起慾火来,反而让他粗腰压进自己的胯间,让他那大肉棒钻进她两腿内侧和她磨着擦着。

金髮色狼的粗大手臂勾住她的腿弯时,她没多少反抗,就给他扯开,金髮色狼伏在齐雨滢身上,粗腰向下一压,「扑哧」一声,弄得她全身乱颤,嘴巴失神地叫了起来:「啊…我受不了…你快插破我…」

杨华看着齐雨滢竟然这样被金髮色狼干着小穴,齐雨滢被金髮色狼连连抽插十几下,她已经娇哼不已,两条雪白可爱的美腿主动地翘起来,夹着金髮色狼的粗腰,还把自己的屁股往上挺,让他那根大肉棒全根插进她的小穴里。

金髮色狼压着齐雨滢干她十几分钟,就坐了起来,把她两腿曲起弯在她胸前,她那高高翘起的小穴,金髮色狼那根大肉棒正在上面插进抽出。

金髮色狼仰起头,大鸡巴发起了更猛烈的进攻,他尽情的抽插,以最大的行程,抽出来插进去,插进去抽出来,连续十几个回合,又缩短了行程,急速抽插,只见他不停地抽动着,好像一头髮情的雄驴,在齐雨滢的花心里快速挺进。

齐雨滢的花心正在承受着强力的冲刺,抽插的速度在不断地加快,抽插的大鸡巴在不断的深入,她只觉得金髮色狼的大鸡巴像一根火柱,在自己的蜜洞里熊熊地燃烧着,烧得她娇脸春潮起,烧得她娇躯惊涛掀,齐雨滢不停的淫叫着:「啊……爽……大鸡巴……好美啊……大鸡巴亲汉子……美死了……」

「唔……好美啊……嗯……爽啊……大鸡巴亲哥哥……奸死妹妹了……」

涓涓溪水般的淫汁,流个不停。

齐雨滢全身的血液沸腾起来,她紧咬嘴唇,脸上现露出一种又痛苦、又舒畅的表情。

「妹妹受……受……不了了……哎呀……舒服……啊……妹妹……要死了……啊…大鸡巴亲汉子……奸死妹妹了…」

一种强烈的刺激,袭击着齐雨滢,「哎呀……大鸡巴亲哥哥……快把……妹妹插……插死了……妹妹……不……不行……了……」

「啊……我要插死你……」

金髮色狼像野兽一样嚎叫着。

齐雨滢开始求饶了,金髮色狼却越插越起劲。

「啊……死了……大鸡巴亲哥哥……妹妹……被你……奸死了……」

齐雨滢的腰一下子反弓起,脸上显出极端痛苦的表情,一股股的阴精从她的子宫里射出,她洩身了,齐雨滢在手舞足蹈,狂呼乱叫的高潮中一连洩了三次。

……

那边秃头色狼已经把王若惜放下,让她安躺在床子上,拖着他那条软趴趴的肉棒,上面还滴着糊里糊涂的精液和淫液,走过来金髮色狼这边。

齐雨滢已经被金髮色狼干得七荤八素,嘴巴张开着喘气,秃头色狼过来把她的脸转过来,没事先声明,就把他的肉棒弄进了齐雨滢的嘴巴里,弄得齐雨滢发出「唔唔」声,就开始在她嘴巴里抽弄起来,弄得她嘴巴和脸上一片狼藉。

金髮色狼喘着粗气向杨华说:「干她娘的,还没这样玩过这样得淫娃,真为你可惜,有这样美貌的女友不懂享受,只好让别人淫弄吧!」说完,连续对着齐雨滢的小穴抽插四、五十下,然后才大叫一声,僵硬地抱着她的屁股。

杨华看见齐雨滢的小腹都胀了起来,看来他在她体内射了很多精液,把她小穴灌得几乎胀破,然后才拔出大肉棒。齐雨滢的小穴被干得红红,白浊浊的精液从里面倒流出来,沾在沙发上。

杨华见金髮色狼站起来之后,秃头色狼又把齐雨滢压上去,齐雨滢完全任他摆布,秃头色狼分开她双腿,用手扶住大肉棒对準那淫水淋漓的小穴口,再度将肉棒给塞了进去,两手抱住齐雨滢盈浑圆的美臀,开始缓缓顶送,又再开始姦淫齐雨滢。

全身瘫软无力的齐雨滢小穴再度受到袭击,樱口一张,就待开口反对,却被秃头色狼顺势吻住,舌尖伸入口内一阵搅动,再也说不出话来,只急得鼻中哼哼急喘,秃头色狼顺势深深一顶,将龟头顶住穴心一阵磨转,一股强烈的酥麻感袭上齐雨滢心头,她再度无力的瘫痪在床上,任凭秃头色狼肆意的顶送捣戮,只剩口中无意识的传出阵阵令人销魂蚀骨的娇吟声。

秃头色狼在齐雨滢的小穴深处不停的抽插磨转,以及胸前玉峰蓓蕾和秃头色狼胸膛磨擦挤压,一阵阵酥麻快感,不停的打击着齐雨滢的神智,渐渐的,齐雨滢摇摆着纤腰,樱唇半闭媚眼如丝地发出娇婉淫蕩的浪啼:「啊……怎幺会……啊……不……不要……射到里面去……」

秃头色狼将大肉棒顶着秘洞深处,用两手捧着齐雨滢的美臀如推磨般缓缓转动,压抑良久的精液有如山洪决堤般汹涌而来,就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狂抽猛送,插得齐雨滢全身乱颤,口中不停狂呼浪叫:「啊……啊……我死了……又要丢啦……」

杨华见齐雨滢双腿一蹬,全身一紧,两手死命的抓着床单,小穴深处一道炽热的淫水狂涌而出,秃头色狼一声狂吼,一股滚烫的精液狂喷而出,如缺隄河水般灌满了齐雨滢的穴心深处,又一次将精液全射返她体内,烫得齐雨滢全身抽搐媚眼如丝,浑身不停颤抖。

……

只一边又淫声大作,王若惜娇吟的声音:「啊……不要这样逗人家……快……喔……好哥哥……唔……」停了两秒,又淫话连连,「啊……嗯……不好……好……喔……好哥哥……用力……干死我……喔……啊……」

王若惜媚眼紧闭,娇喘吁吁,粉脸嫣红,强烈的感官刺激让她感到自己像飘在云中一样,她觉得金髮色狼的大鸡巴,就像一根燃烧的粗铁棒一样插在她的小穴里,火烫坚硬,把小穴撑的满满的,涨涨的,痛,麻,涨,痒,酸,甜,真是百味杂呈,那种滋味实难形容。

王若惜下意识的挺动着肥硕的大屁股,好让金髮色狼的大鸡巴插得更深,小嘴里发出阵阵呻吟:「啊……啊……美……啊……美……啊……」

王若惜全身光溜溜的,被金髮色狼压在床上,两条白嫩嫩修长的大腿被曲起来,贴在胸前,整个下身都翘了起来,一根大肉棒好像地盘打桩机那样上下上下地打进她的小穴里,杨华看王若惜被干得全身发颤的样子,以及大肉棒抽插她小穴的速度,金髮色狼又粗暴地强姦王若惜。

王若惜却好像沉醉在这种被强暴的快感里,摇着头,晃动着她亮丽的秀髮,嘴里的呻吟声不绝于耳:「哦……好哥哥……你把人家……小穴……都快插破了……嗯……唔……好哥哥……把人家小穴……快干破了……干死……啊……我要丢……啊……我不行了……好羞人……啊……」王若惜竟然被人干得高潮起来,王若惜的淫水喷出来。但在她身上蹂躝着的金髮色狼好像还不停下来,继续用蛮力地干着她。

不久,王若惜被反过身来干着,她跪在床上双手趴在床上,她两个乳房随着被干着的节奏而前后晃动着。金髮色狼说:「哈哈,真没想到,今晚钓到这对两个美女,把他们这对美女一起干,真是很爽!」

这时那个骑在王若惜身上的金髮色狼把她反转过来,让她仰卧在床上,杨华看到她双颊粉红的样子,她那两个本来属于自己的乳房这时毫无保护地在空气中晃动着,金髮色狼的嘴巴就含住她的乳头,舌头灵活飞快地舔弄着,把她鲜嫩的乳头吸着又红又大,两个乳房上布满那家伙的口水。可爱的王若惜这时无力地躺在床上任由金髮色狼淫弄着,她的呻吟声在整个房间里回蕩着,她那娇躯在床上辗转着,摆动纤腰和屁股。金髮色狼腰间那根大肉棒狠狠地在她嫩美的小穴淫里抽送着,把王若惜干得「啊……啊……」直叫着。

张琅大吼一声,大鸡巴重重地插进了王若惜的小穴里,王若惜顿时觉得全身好舒畅,忍不住浪哼起来:「啊……好美啊……」

金髮色狼大力地抽插起来。

「干我啊……大鸡巴亲哥哥……要你的大鸡巴啊……用力的干我……啊……」

王若惜似乎彻底的失控了,狂乱的摇着头,发出更加淫蕩的叫声,娇躯不停的上下耸动,默契的配合着金髮色狼的抽插,这一刻,她已将身份、脸面和羞耻全都扔到了一边,尽情的享受着性爱的欢愉,而她胸前那对饱满赤裸的大乳房,也跟着身体运动的频率充满诱惑的摇晃着,刚开始只是轻微的划着圈子,随着金髮色狼动作的加剧,这两个圆滚滚的雪白奶子也震颤的越来越历害,彷彿是在炫耀弹性和份量一样,甩出了一道道性感的抛物线,把金髮色狼的眼睛都晃花了。

「啊……美死啊……大鸡巴亲哥哥……啊……奸死我了……要死了啊……」

金髮色狼低头看着自己的大肉棒不停姦淫着王若惜这样漂亮的女生,又听见她那动人的叫床声,已经完全忍不住,把大肉棒戳进她的小穴的力度越来越大,而且捅得越来越深。金髮色狼抽插得越来越快,「扑滋」几声,射出精来,射得王若惜阴部满是白浊的汁液。

那个秃头色狼爬到床上,把王若惜翻转过去,抱起她翘翘的美肾,挺起大肉棒就插进她小穴里,插得王若惜又啊地叫了起来,每一下都尽全力地插弄得,好像真的想把她的子宫干破那样,干得她两个乳房不停晃动着。

王若惜又被秃头色狼搞弄了大半小时,这次还被他把精液全射进嫩穴里,干得她全身剧烈地扭曲着、抖动着,也被再次弄上高潮。

王若惜和齐雨滢经过数小时被两个色狼轮流姦淫,房里的淫战才结束,那两个色狼才满足地穿回衣服,王若惜和齐雨滢赤条条躺在床上。杨华看她们的小穴里、嘴巴里都流出精液来,连乳房上、小腹上、长长秀髮上也都沾着腥臭的精液,经过这惨烈的「战事」把可爱的王若惜和齐雨滢凌辱得这样不堪入眼。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